‘人生感悟’ Posts

 

“小灵魂与太阳”的故事(摘自尼尔《与神对话》系列丛书)

Read full article  | 14,872 Comments

images (9)

小灵魂与太阳 
      在无始无终的宇宙里,有一个小灵魂,他对神说:「我知道我是谁。」 

神感到很新奇的接着问:「那真是太棒了!你是谁啊?」 

小灵魂非常大声地回答说:「我是光!」神笑得很灿烂。「说得真好!」神加大了声音说。「你是光。」 

小灵魂好乐,因为他领悟到在这个国度里,所有灵魂身在此地所要理解的事,「哇!」小灵魂说,「真酷!」 

—–******—– 

没多久,小灵魂又有了个想法,认为知道自己是谁是不够的。现在小灵魂想成为他是的那个自己。所以小灵魂又回到神那里,(对所有想知道他们真正是谁的灵魂来说,这真是个不坏的打算。)对着神说:「嗨!神啊,现在我知道自己是谁了,你觉得我来成为我是的那个我好不好呀?!」 

神回答:「你的意思是说你要成为你已经是的那个你吗?」 

「一点也不错。」小灵魂回答说,「知道我是谁是一回事,而同时成为自己是谁又是另一回事,我想知道成为光会是怎么样的感觉。」 

神再度微笑着重复一次,「可是你已经是光了呀!」 

「是啊!但是我就是想了解那会是什么感觉呀。」小灵魂恳求说。 

「好吧!」神咯咯地笑着回答,「我想我应该知道了。你是一个总是想要去冒险的孩子。」接着神情一变。「这世上只有一件事…」 

「什么事啊?」小灵魂问道。 

—–******—– 

「除了光,这世上什么都没有。你知道的,我除了创造你是什么之外,我什么也没做;所以说要体验成为你是谁的自己,并没有其它简单的方法,因为没有一件事是你所不是的。」 

「嗯嗯…..」小灵魂困惑的望着神。 

「这么想吧!」神解释说。「你就好象是太阳里的蜡烛。哦,你在那里不会有关系的。和几十亿万的其它蜡烛共同组合成一整个太阳。如果没有你的话,太阳就不是太阳了。 

—–******—– 

哦哦,不对不对,我的意思是太阳就变成是少了你这一束光芒的太阳了;因为太阳再也不会是原来的太阳了;因为太阳照耀起来的时候就不再像从前那样闪亮了。不过,问题是—当你置身在所有的光里的时候,你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光呢?」 

「不会吧!」小灵魂兴致来了,「你是神耶,想一想嘛!」 

神再度展露出微笑的脸,「我早就有答案了。」神说。「因为当你处在光里面的时候,你无法看见身为光的自己,所以我将黑暗围绕在你四周。」 

—–******—– 

「黑暗?!什么黑暗?」小灵魂疑惑的问。 

神回答说:「就是你所不是的。」 

「我将会害怕黑暗吗?」小灵魂有些担心的说。 

「只有当你选择害怕的时候,你才会怕。」神回答。「真的,没什么可以怕的,除非你决意认为可怕的事物真的存在。你看,我们造出它们来。然后又假装它们存在。 

「哦。」小灵魂己经感到好多了。 

接着神解释说,为了体验任何一件事的全部,完全与它相对的就会出现。「那是一份伟大的礼物,」神说「因为没有它,你就会不知道什么是什么。」 

「如果没有冷,你不知道什么是暖。没有下,你不会知道上。没有慢,你不会知道快。如果没有右,你不会知道左,没有那里,你不会知道这里,没有那时候,你不会知道现在。」 

「所以啰,」神做一个结语说,「当你四周都环绕着黑暗时,不要挥舞你的拳头,然后提高你的声调,诅咒黑暗。」 

—–******—– 

「你何不在黑暗之中作为光,别对黑暗执迷。然后你将会领悟到你真正是谁,同时,所有其它的人也将会知道。让你的光芒闪亮起来,每个人都会了解到你有多特别呀!」 

「你的意思是说,让别人知道我有多么特别是一件很好的事。」 

「当然啰!」神咯咯的笑着回答说。「肯定没问题!」「但是记得,特别的意思并不是更好。每一个人都是很特别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个别的方式,只是许多人遗忘了。只有当你觉得作为一个特别的你自己是很好的时候,别人就会看见作为特别的他们自己也是很好的。」 

「哇!」小灵魂说,全身上下充满着喜悦在跳舞,蹦过来跳过去,开心的笑着说:「要怎么特别都可以,YA!只要我想就行!」 

      
「不错,你现在就可以,」神说,也跟在小灵魂身边跳起舞来,蹦过来跳过去,开心的笑着问小灵魂:「你想要成为的特别的什么部份?」 

—–******—– 

「特别的什么部份?」小灵魂重复了一遍:「我不太了解耶。」 

「好吧。」神解释说,「成为光,就是成为特别的,那特别的有许多的部份,成为亲切的人是特别的,成为温柔的人是特别的,成为有创造力的人是特别的,成为有 耐心的人是特别的,你还想成为其它什么特别的吗?」小灵魂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我想到好多好多成为特别的方式。」接着大声回答说:「帮助别人是特别的。乐 于与人分享是特别的,对人们友善是特别的,体贴别人是特别的。」 

「对极了!」神表示认同的说,「任何时候,你都能够成为所有的这些特别的,或者你想成为其中的一些部份。那就是我提到的成为光的意义。」 

—–******—– 

「我知道我要成为什么,我知道我要成为什么!」小灵魂非常兴奋的宣布说:「我要成为特别的一个叫做《宽恕》的部份,成为宽恕别人的人是不是很特别呀!」 

「是啊!是不错的。」神确定的对着小灵魂说:「那真是非常特别呀!」  

「好吧!」小灵魂说「那就是我想成为的,我想要成为一个会宽恕别人的人,我要体验成为那样的自己。」 

「好极了」神说。「可是,还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要了解。」 

小灵魂显得有些不耐烦。事情总是有那么一点复杂。 

「什么事?」小灵魂叹口气道。 

「没有人需要被宽恕。」 

「没有人?」神又重复了一遍。「我所创造的每一件事,都是完美的。在所有的造物之中,没有一个个别的灵魂是比你还不完美的。看看你的四周。」 

—–******—– 

突然间,小灵魂意识到一大群灵魂齐集在他们四周,这些灵魂们;田远处,广阔的四面八方–从这个国度的各个角落–而来,因为他们听到小灵魂和神之间有一番非比寻常的对话,每一个灵魂都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看看这些齐集在这儿的数不清的灵魂,小灵魂必须同意,没有一个比小灵魂自己还要不宏伟,壮丽或是不完美。正是因为这些奇妙的灵魂聚集在这里,散发戋来的光是如此的闪亮,使得小灵魂几乎无法正眼注视他们。 

「那么,有谁需要被宽恕?」神开口问道。 

「哎呀!这样一点也不好玩。」小灵魂有些埋怨的说。「我想要体验一个宽恕别人的自己。我要了解自己成为那特别的部份时,将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小灵魂学到,那一定是一种有点伤心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友善的灵魂从人群中走上前来。「别担心,  小灵魂,」友善的灵魂说,「我会帮你忙。」 

「你?」小灵魂整个亮了起来,「可是,你要怎么帮我呢?」 

「怎么做呀,我可以送一个人来让你宽恕。」 

「你真的可以吗?」 

「真的可以的!」友善的灵魂发出细细的声音回答说。「我会出现在你的下一生,对你做出一些事来让你宽恕。」 

—–******—–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那么做呢?」小灵魂问道。「你,这样全然的完美。你,振动的速度这么的恰到好处,焕发出这么闪亮和煦的光芒,让我几乎无法正眼看 你。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想要把速度放慢到一种令你原来闪亮的光芒变得晦暗而浓密的速度呢?是什么原因令你–一个这么光亮的,随时都能在意念想到的速度驰 骋在这个国度的灵魂,会想进 到我的生命里,然后把自己变得如此沉重,做出这一件坏的事呢?」 

「很简单,」友善的灵魂说:「我会这么做是因为我爱你。」 

—–******—– 

小灵魂对这个回答似乎感到有些惊喜。 

「你不用感到那么惊讶,」友善的灵魂说,「你也曾为我做过相同的事,你不记得了吗?我们曾一起跳舞,许多次你和我横亘万古,穿越过所有的世纪,我们曾一起共舞,穿过所有时间,在许多地方,我们曾在一起玩乐嬉戏,你只是遗忘了吧?」 

「我们都曾是其全部,我们曾是上与下,左与右,我们曾是此与彼,前与后。我们曾是雄的和雌的,好的和坏的–我们都曾是牺牲者和施暴者。」 

「所以我们一同来到了这里,你和我曾有许多次,每一个都带给另一个人精确而完美的机会,让彼此得以展现并体验我们真正是谁。」 

「所以啰!」友善的灵魂进一步解释「我将会进到你的下一世,这次我将成为那个坏的人。我将做出一些真的很糟糕的事情来,然后你就能够体验到宽恕别人是什么感觉了。」 

—–******—– 

「不过,你会做什么…」小灵魂有些焦急的问:「将是很糟糕的事情来呢?」 

「噢,」友善的灵魂闪亮着,回答说:「我们会想出来的。」 

友善的灵魂表现得有些认真,接着她轻声地说:「有件事你说对了你知道吗?」 

「是什么事?」小灵魂想知道。 

「我必须将我的速降下来,然后变得非常沉重,以使我能够做这件‘不那么好’的事。所以说我还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哦,快别这么说,你要我做什么都没问题!」小灵魂兴奋的叫,手足舞蹈的唱起歌来,「我马上就可以宽恕别人了,可以宽恕别人了!」小灵魂意识到友善的灵魂还是一派的安静无言。 

「怎么啦?」小灵魂问「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呢?你真是一个好好的天使,肯为我做这件事!」 

—–******—– 

「友善的灵魂当然是一个天使!」神加进一句话说:「每一个人都是天使!我要你们永远都记得:我没有送你们什么,除了天使。」小灵魂变得更想要答应友善灵魂的请求。「我能够为你做什么呢?」小灵魂又问了一次。 

「在我打击你,折磨你的时候,」友善的灵魂回答说「在我对你做出最糟糕的事情时候,你可不可能想象–在这个关键的时刻 …」 

「怎么样?」小灵魂打断说:「怎么样啊?」 

友善的灵魂变得更加沉静了。 

「记得我真正是谁。」 

「我会,我会的。」小灵魂大声地回答说:「我将会永远记得此时此地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你!」 

—–******—– 

「好极了!」友善的灵魂说:「因为,你知道的,我将会花费很大的气力来假装,然后把自己忘记。如果你不记得我真正是谁,我可能就无法一直记得自己是 谁。而且如果你不记得我是谁,你可能也会忘了你自己是谁,那我们可能会一起迷失了。这时候我们就会需要另外一个灵魂出面,提醒咱俩我们是谁。」 

「不会的,我们不会的!」小灵魂再一次答应她。「我将会记得你的!还有我要谢谢你带给我这样的一份礼物– 送我一个机会,让我可以体验我自己是谁。」 

—–******—– 

协议达成了,小灵魂展开旅程,迈向一个崭新的人生,很兴奋自己能成为光,这是件很特别的事,也很兴奋自己能成为所谓‘宽恕’的那个特别的部份。 

小灵魂急切的等待着能体验宽恕别人的那部份,也谢谢所有让这件事成为可能的任何一个灵魂。 

在新的人生即将开始的所有前夕,无论什么时候,当一个灵魂出场时,不论这个灵魂带来的是喜悦还是悲伤–特别是当他带来的是悲伤的时候–小灵魂总会想起神说的那句话。「永远记得,」神微笑着说:「我没有送你们什么,除了天使。」

你尽力了吗

Read full article  | 12,770 Comments

这是我十年前在电脑的BBS上看的一篇文章,那时候我对电脑程序也才刚刚入门,一篇好的文章可以指导人很多。我以后学习的过程比较轻松和简单,很多东西和这篇文章有关。我觉得不管做什么,态度都是最重要,很多时候,当出现问题,当我们要的的目标没有达到结果,你是否我问你自己“你尽力了吗?”再这里,我再分享一下这篇在中国的网络安全界影响过很多人的一文章,小四的“你尽力了吗?”

你尽力了吗
///////////////////////////////////////////////////////////////////////////
这是我的同事alert7在他主页上转scz的《你尽力了吗》,之前说的一段话,一些肺腑
直言,我觉得我该说的alert7也帮我说了,希望我们以及前人的思路可以指引大家
///////////////////////////////////////////////////////////////////////////
自己都觉得这里的水平底的一塌糊涂,当然也包括我自己了,所以我经常也要
跑到whnet去问问题,有时候都恨自己怎么这么菜啊。

scz(四哥)说:BBS是不能真正学到东西的,
不过这里能开阔人的视野,能得到对大方向的指引,能够了 。

是的,真的是足够了,要不是scz的指引,我不会走这条路的,当时在gznet的BBS
上,我也问了好多关于unix network programming的问题,得到好多人的帮助。
后来转而学习linux kernel,来到了whnet,主要就是得到scz的帮助,我很感谢他。
我想他在教育网内是很成功的,可能带起了一群人。

自己的成长其实就是生产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
问题就是在自己不断的学习中产生的,你学习了吗?你努力了吗?你有问题要问吗?

自己付出了多少,就会有多大的收获,这点我有很大很大的体会。

转了这么多的技术文章,不是为了增加版面,增加人气,
完全是给有心人看的,自己要想学,想看才能学进去,看进去。
希望他们能在这里得到进阶。

转了这么多的技术文章,只是希望川大的“黑客”(暂且以黑客称之)不要误入
歧途,不要只做被人们称为的脚本小子,要做就做一个白帽(white-hat).
没人敢说自己是黑客,除非他自己知道他在说什么。所以我也没有用黑客这个词.

我做这里的斑竹的目的不是来一个人撑起一个版的,只是为了上面的几点。
今天又去了linuxforum,颇有感触,如果你也在linux kernel hack(也许你会对hack
这词误会),如果你看过linux的源代码就不会觉得奇怪了)话,
去http://www.linuxforum.net/cgi-bin/perl/postlist.pl?Cat=&Board=linuxK
感受感受真正做学问的气氛吧。

有必要大家来重温一下四哥那篇《你尽力了吗》。
看看真正高手的那份淡然吧

发信人: cloudsky (小四), 信区: Security
标 题: 你尽力了吗
发信站: 武汉白云黄鹤站 (Mon Apr 17 19:52:54 2000), 站内信件

很多人问如何入门如何入门,我却不知道要问的是入什么门。很少把某些好文章耐心
从头看完,我这次就深有体会。比如袁哥的sniffer原理,一直以为自己对sniffer原
理很清楚的,所以也就不曾仔细看过袁哥的这篇。后来有天晚上和袁哥讨论,如何通
过端口读写直接获取mac地址,为什么antisniff可以获得真正的mac地址,而不受更
改mac地址技术的影响,如何在linux下获得真正的mac地址。我一直对linux下的端口
读写心存疑虑,总觉得在保护模式下的端口都做了内存映象等等。结果袁哥问了我一
句,你仔细看我写的文章没有,我楞,最近因为要印刷月刊,我整理以前的很多文档,

被迫认真过滤它们,才发现袁哥的文章让我又有新认识。再后来整理到tt的几篇缓冲
区溢出的,尤其是上面的关于Solaris可装载内核模块,那就更觉得惭愧了。以前说
书非借不能读,现在是文章留在硬盘上却不读。其实本版已经很多经典文章了,也推
荐了不少经典书籍了,有几个好好看过呢。W.Richard.Stevens的UNP我算是认真看过
加了不少旁注,APUE就没有那么认真了,而卷II的一半认真看过,写过读书笔记,卷
III就没有看一页。道格拉斯的卷I、卷III是认真看过几遍,卷II就只断续看过。而
很多技术文章,如果搞到手了就懒得再看,却不知道这浪费了多少资源,忽略了多少
资源。BBS是真正能学到东西的地方吗?rain说不是的,我说也不是的。不过这里能开
阔人的视野,能得到对大方向的指引,足够了。我一直都希望大家从这里学到的不是
技术本身,而是学习方法和一种不再狂热的淡然。很多技术,明天就会过时,如果你
掌握的是学习方法,那你还有下一个机会,如果你掌握的仅仅是这个技术本身,你就
没有机会了。其实我对系统安全是真不懂,因为我一直都喜欢看程序写程序却不喜欢
也没有能力攻击谁谁的主机/站点。我所能在这里做的是,为大家提供一个方向,一种
让你的狂热归于淡然的说教。如果你连、< win9x系统编 程>都没有看过,却要写个什么隐藏自己的木马,搞笑。如果你看都不看汇编语
言,偏要问exploit code的原理,那我无法回答也不想回答你。总有人责问,要讨个
说法纭纭,说什么提问却没有回答。不回答已经是正确的处理方式了,至少没有回你
一句,看书去,对不对,至少没有扰乱版面让你生闷气。Unix的man手册你要都看完了,

想不会Unix都不行了。微软的MSDN、Platform SDK DOC你要看完了,你想把Win编程想
象得稍微困难点都找不到理由。还是那句话,一个程序员做到W.Richard.Stevens那个
份上,做到逝世后还能叫全世界的顶级hacker们专门著文怀念,但生前却不曾著文攻
击,想想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那是一份什么样的淡然。我们可以大肆讨论技
术问题,可以就技术问题进行激烈的卓有成效的讨论,却无意进行基础知识、资源信
息的版面重复。我刚在前面贴了一堆isbase的文章,开头就是主页标识,却在后面立
刻问什么主页在哪里?前面刚刚讨论过如何修改mac地址,后面马上又来一个,前后
相差不过3篇文章。选择沉默已经是很多朋友忍耐力的优异表现了。
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举一反三的。vertex的lids,被packetstorm天天追踪更新,你要是
看了THC的那三篇,觉得理解一个就理解了一堆,都是内核模块上的手脚。你不看你怎
么知道。我不想在这里陷入具体技术问题的讨论中去,你要是觉得该做点什么了,就
自己去看自己去找。没有什么人摆什么架子,也没有什么人生来就是干这个的。你自
己问自己,尽力了吗?